条码支付或将“一码通用”,钱方好近、哆啦宝、付钱拉、收钱吧等

镭射财经/2020-01-05/ 分类:金融/阅读:
消费者和商户只需要一个二维码,聚合支付的作用便变得可有可无了。 ...

1月5日,镭射财经获悉,据中证报日前报道,微信支付相关负责人表示,经内部核实,财付通公司与银联正在开展条码支付互联互通合作试点。

此外,据21世纪经济报道,银联和财付通双方已经实现银联二维码网络与微信支付网络的全面贯通,二维码支付将从试点地区陆续扩大到更多地区,最终逐步在全国范围内实现转账、消费等场景的全面互扫互认。

这也意味着,一个二维码将得以支持微信、银联和各家商业银行手机银行的扫码支付,支持C端的大多数支付终端。

银联与财付通就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的合作背后,是不同的二维码支付体系与众多的支付APP之间的矛盾。为此,消费者经常需要切换支付APP,才能顺利完成付款操作。

中国民生银行行长郑万春表示,市场调研发现,目前国内市场上支持二维码的手机APP超过400个,背后对应的是已经和即将上线的近10种二维码支付标准,部分市场参与主体通过四层体系的二维码标准,建立竞争壁垒,导致用户手机APP和商户的码标之间通常无法互认,用户需要进行手机APP的切换,这影响了消费者的支付体验。

为此,近些年来央行一直不遗余力地推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工作的展开。

2019年5月,央行科技司司长李伟在《清华金融评论》中指出,手机APP和商户条码标识无法互认互扫,用户需要进行手机APP切换,影响了消费者支付体验。缺乏标准规范也容易滋生伪冒、诈骗的条码交易,增加了大众信息泄露、资金损失等方面的风险。

2019年9月,央行在《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中明确提出:推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研究制定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标准,统一条码支付编码规则、构建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体系,打通条码支付服务壁垒,实现不同APP和商户条码标识互认互扫。

而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开展后,条码支付的统一标准得以推广,不同支付码之间的人为壁垒能够得到打破,这不仅让二维码支付更为便捷,还节省了消费者的支付时间与成本,减少了社会资源的浪费。

有鉴于此,随着银联与财付通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合作的展开,统一条码支付编码规则的推广将加速进行。

值得注意的是,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的推广,会对聚合支付机构造成影响,原本借助条码支付标准不统一成长起来的聚合支付机构将面临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局面。

毕竟,正是由于条码支付标准不同,支付渠道高度分散,线下商户规模庞大、品类繁多,聚合支付机构才能切入商户收款的个性化需求痛点,提供另一种形式的“一码通用”,在支付宝、微信两大巨头的垄断地位下抢占市场空间。

其成绩可以用以下这组数字来说明:2018年,聚合支付覆盖商户数量为2307万家,市场交易规模为5.5万亿元,占线下扫码支付总规模的25.9%。

▲来源:艾瑞《2019年中国聚合支付行业研究报告》

当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推广开来,消费者可以用任意一个支持的APP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商户只需摆放一个二维码就可完成收款,聚合支付的作用便变得可有可无了。

央行科技司司长李伟认为,目前聚合支付市场将面临新一轮的洗牌。

在易观分析师王蓬博看来,条码互联互通对行业最大的影响,是流量逻辑的改变,当码牌变成了一项共有的基础设施以后,整个商业逻辑就发生了变化。

王蓬博表示,巨头在线下大量的铺设码牌集聚起来的用户黏性和使用习惯瞬间被抹平,一些第二梯队往线下走做支付,节省了前期铺设基础设施的大量资金和人力成本。以后对支付场景的争夺真正地进入了2.0时代,比拼的是支付以外的增值服务。

而艾瑞咨询则在《2019年中国聚合支付行业研究报告》中提出这样两个观点:

一是线下商户拓展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因此该行业存在门槛低、起步快、后期维护成本高、盈利性差4个特点;

二是聚合支付市场真正具有自主产品技术研发能力的机构数量应该不超过100家。

镭射财经认为,条码互联互通后,有多少家聚合支付机构有能力守住已有的市场份额,并通过向商户提供增值服务来开辟新的业务增长点,还有待观察。

目前,聚合支付行业包括钱方好近、哆啦宝、收钱吧、付钱拉等企业。

▲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前瞻产业研究院指出,我国聚合支付行业企业按照实力水平,呈现着明显的梯队竞争的特点。纵观整个行业,行业梯队呈现出两头多(第一梯队、第四梯队企业数量多),中间少(第二梯队、第三梯队企业数量少)的特点。

而在梯队竞争的格局下,打着聚合支付名义的非法网络支付违法违规问题也是层出不穷。

去年就曾出现过因聚合支付机构对商户资质审核不严,导致盗刷案件发生的事件。

据新京报报道,重庆警方表示,重庆发生的消费者使用二维码支付时资金被盗案件,作案者就是利用了聚合支付APP“钱方好近”,在顾客背后通过APP扫描付款码后,输入收款金额,实现盗刷资金。记者调查发现,钱方好近可全程线上审核,收钱吧号称“10分钟办理”。

媒体也指出,实际上,商户资质审核本就不属于聚合支付机构的工作,应是其背后的持牌支付机构的工作。有自媒体指出,与收钱吧合作的持牌机构是拉卡拉。

除对商户审核不严外,不少第四方支付还为赌博等犯罪活动提供非法支付通道,牟取灰色收入。

镭射财经了解到,2019年,按照公安部统一部署,相关地方公安机关破获重大非法网络支付案件15起,抓获一大批犯罪嫌疑人,涉案资金540亿余元,取得阶段性打击战果。

例如,辽宁大连警方破获的深圳爱贝公司案中,平台以聚合支付为幌子,向他人提供非法资金支付结算服务,涉案金额达92亿元;浙江缙云警方破获的凯因卡德公司案中,银行工作人员与非法支付平台内外勾结实施犯罪。

对于聚合支付的未来,哆啦宝副总裁白川曾表示,只要聚合支付不去做二清、不去做资金池、不去做违规业务,深入线下实体店,为实体经济赋能,在监管之下,不但不受影响,反而有巨大的发展机会。

而对于聚合支付市场空间的问题, 付钱拉CEO冯超在2018年接受采访时认为几乎没有,近半年没有聚合支付完成融资,就说明资本市场已经不看好聚合支付。

无论未来发展如何,就目前来看,聚合支付行业的违法违规行为似乎屡禁不止。

【本文由〖镭射财经〗独家原创作品,未经允许禁止抄袭。】

TAG:
阅读: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观点财经-品读新商业-读懂新经济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添加微信
门户 Copyright © 2019 观点财经 版权所有 苏ICP备19018127号-1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