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P2P时代 化解网贷存量风险成工作重点

观点/2020-05-22/ 分类:金融/阅读:
如果说2013年是网贷爆发元年,那2020年就是行业告别之年。 自2018年,网贷行业陆续出清退出至今,结合近期监管层在各场合释放的信号可知,2020年将成为网贷行业彻底退出之年。 如何化解网贷存量风险,以及退出平台的贷后处置等问题,成为监管层、平台和出借 ...

 

如果说2013年是网贷爆发元年,那2020年就是行业告别之年。

自2018年,网贷行业陆续出清退出至今,结合近期监管层在各场合释放的信号可知,2020年将成为网贷行业彻底退出之年。

如何化解网贷存量风险,以及退出平台的贷后处置等问题,成为监管层、平台和出借人共同关注的问题。

对于平台的存量风险应该是在监管的引导下,结合各项“打击逃废债”等政策指引,由平台和出借人共同推动完成风险化解。在这一过程中,出借人调整心理预期,配合平台的贷后催收工作,尽最大可能收回借款是重点。

某种程度上来说,平台和出借人的初衷是一致的,目标都是尽力收回借款人欠款,平台可以顺利退出,出借人可以尽量减少本息损失,过程可能漫长,中途可能遭遇障碍,但最终目的是相同的。

监管指导下出清退方案

据行业第三方发布的报告,截至2019年底,北京、上海、广东、浙江四省市贷款余额分别为2709.02亿元、1118.38亿元、576.92亿元、239.58亿元,上述四地占全国P2P网贷行业贷款余额的比例超过九成。

截至目前,以上重点地区的清退平台数量也是最多的。

事实上,对于网贷行业退出来说,可以大概分为两个阶段,合规性不足,平台实力不够,甚至存在自融等行为的平台在2018年集中爆发,由经侦介入;随后留存下来的合规平台,在行业整体清退的大背景下,某种程度上来说,已通过监管层介入指导的方式,进入清退流程。

广东省某仍在运营的网贷平台人士坦言,“公司现在仍在正常运营,何时退出,如何退出,退出的方案如何定,都是和本地金融办沟通确定的。”对方同时表示,“我们和监管密集沟通,平台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在监管的指引下进行的。”

在2020年前后,开始多家头部平台表态退出,目前的退出进展都在稳步进行。在黎明前的暗夜,各家都积极应对,为退出做方案,出良招。

投哪网方案如下,其兑付范围为100%确权金额+良退基准日(2020年1月14日)以前的收益,将在30个月完成100%确权金额兑付。

微贷网比较曲折,前后推出了两套方案,均坚持了保本金(而非净本金)这一底线

先是在2月18日,微贷网对自动投标工具进行散标还原,保本金兑付,期限36个月。

据微贷网最新公布,从2月18日-4月26日期间,该平台累计兑付金额超过17亿元,总体回款比例已经接近20%。

近日微贷网又推出新方案:引入地方持牌AMC,微贷网兜底,保本金且按照定期存款利率支付利息,期限18个月。

积木盒子与随手记的初步方案是,先兑付净本金后兑付剩余本金,积木盒子预计两年内完成回款,随手记暂未明确。

兑付本金被认为是一个不错的方案。据了解,各家平台积极研究兑付方案,目标都是为了保障投资者的利益。

与此同时,目前还有一些网贷平台尚未退出,例如爱钱进仍在持续运营。据了解,目前爱钱进依旧运营,尚未到期的产品依旧不能退出,受行业不确定因素影响,不少出借人资金退出也存在一些困难。

爱钱进官网数据显示,目前爱钱进逾期金额达61亿,逾期笔数41.8万笔,逾期90天以上金额43.8亿元,金额逾期率高达23.59%,项目逾期率19.37%。

从数据可以看出,受行业不景气影响,坏账率持续走高,逾期率问题依旧不容小觑,平台生存发展也依旧面临重重压力。

对于网贷平台而言,如何继续运营依旧不容小觑。

在从业人士严重,行业还需要进一步催收,从借款人破冰。在他看来,能顺利完成催收,降低坏账,市场也将为其催收能力买单。

不过,在行业大势所趋下,行业的优势本是集中于小而分散,而非催收业务。要做好催收,需要方方面面考虑。

打击逃废债、增设AMC

实际上网贷行业退出,早在2018年底监管层就已有动作。

2018年12月底互金整治办与网贷整治办联合下发的175号文首提坚持以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奠定了2019年整个行业清退转型的主基调,此后多份重磅文件及多次高规格会议所传达的网贷整治总方针基本保持了一致性,即推动大多数机构良性退出,引导部分机构转型。

基于这一大方向,各地监管部门加速辖区内网贷整治,同时协调各个方面为网贷风险化解提供便利。

2019年监管部门及各地互金协会陆续下发了打击逃废债行为的相关政策文件、公示失信人名单,加大对恶意逃废债行为的打击力度,其中9月下发的《关于加强P2P网贷领域征信体系建设的通知》明确指出支持在营网贷机构接入央行征信、百行征信等征信机构。

此外,早在2018年下半年,银保监会召集四大AMC,要求协助化解网贷平台风险,但对于习惯批量化处置银行贷款的四大AMC而言,处置P2P网贷的难度较大。

但随后地方AMC开闸,截止2020年4月28日,深圳设立第二家地方AMC,全国已有62家地方AMC。

地方版AMC的业务范围包括P2P等互联网金融不良资产。

业内分析认为,“监管考虑增设地方AMC,重点是要处置P2P网贷等互联网金融公司在此前爆雷、良性退出等形成的坏账风险”。

监管部门在指导网贷行业风险出清工作的同时,也为平台转型指出方向。

2019年11月流出的83号文为网贷平台转型小贷公司给出了具体转型方案。

事实上,从近两年发展情况来看,至2020年能够正常运营的P2P已是行业中相对优质的公司,实现良性清退和转型,以延续近几年积累的不错的网络借贷业务能力和用户,是这些平台的未来选择。

不仅是微贷网、随手记,只有先从退出作为开始,才能最大程度保证投资人的利益。

投资者需调低心里预期

很多人没有想到,网贷行业会大面积爆雷,也没有想到,网贷行业会陷入“退出”压力。

风起云涌,既定的企业战略也在经历行业的改变,公司战略并是不会决定企业命运的唯一。受政策影响,网贷行业不得以选择“退出”,这是网贷行业不得不做出的选择。微贷网、随手记、人人聚财等平台的退出,拍拍贷、陆金所的助贷业务转型,无一不是当下行业生存与发展的真实写照。

行业按下暂停键后,从出借人角度来说,最为关心的是,多家平台的清退方案都有“几年内清退完毕”等说法,在这一清退方案下,最终出借人的钱能不能全部拿回?

事实上,在金融体系内,无论是催收回款,还是借款人处置资产,亦或是平台将不良资产打包出售都需要处置时间,而最终的处置结果也无人能保证。

从出借人角度来说,都希望毫发无损的同时,尽快拿到本金和收益,出借人有此期盼可以理解,但仍要调低心理预期。

所有的金融投资都强调稳健性(安全回本)、时效性(快速回本息)和收益性(高收益)三者不可能同时满足,在目前金融投资“去刚兑”的大趋势下,网贷投资同样不存在“刚兑”底线。

专业人士也有同样观点,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网贷机构退出过程中,出借人应保持理性。网贷机构投资本身属于高风险投资,出借人需要做好承担本金损失的心理准备。”

董希淼表示:“地方政府、监管部门必须从制度上规范网络借贷平台清退流程,建立必要的报备制度,需要明确退出流程、明确如何处置资产。各地互联网金融协会需加强行业自律,引导其有序退出。”在他看来,在网贷机构退出中,要形成多方联动,形成工作合力,有序开展平台退出工作,妥善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生意场中并非都是零和游戏。危机过后,网贷行业的从业人士纷纷表示,“平台和出借人目标一致”,在监管的指引下,平台将积极配合完成催收工作,最大程度保证投资人的利益。从业人士介绍道,按下暂停键实属不得以而为之,下一步也将继续保持当时创业的初心,会积极完成催收工作,为平台还款做好充分的工作。

其实,这正是投资者乐意看到的,在产品端,更稳健才能赢得投资者芳心;在催收端,齐心协力催收才能赢得一场战争中的胜利。

告别野蛮,不再“变卦”,才能继续保有初心,成为行业的黑马。在行业的下半场,对于依旧在收官工作的人员而言,已经进入了一场比决心、比毅力、比实力,甚至比运气的竞赛。虽然惨烈,然而只要在这场马拉松中持续发力,就能够乘胜追击,再创发展。

TAG:
阅读: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观点财经-品读新商业-读懂新经济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添加微信
门户 Copyright © 2019 观点财经 版权所有 苏ICP备19018127号-1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