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连”大富豪:身价超30亿,被中国喝出来的一家上市公司

王魏峰/2020-02-02/ 分类:资讯/阅读:
摘要: 短短一夜之间,他们就把常规状况下数月乃至数年才能实现的结果提前完成了。 2019年1月31日晚22:46,新华视点官方微博发布的一则消息让一款普通的药荣登神药殿堂 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消息一出,朋 ...

摘要:短短一夜之间,他们就把常规状况下数月乃至数年才能实现的结果提前完成了。

2019年1月31日晚22:46,新华视点官方微博发布的一则消息让一款普通的药荣登神药殿堂——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消息一出,朋友圈开始疯传:“专家研究发现,双黄连口服液能够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当晚,各大电商平台上的双黄连口服就宣告售罄,更有甚者,有些手忙脚乱的消费者买成了兽药。

而今天一早,各地药房前排起长队,线下双黄连口服液即被抢购一空。

1】

一般来说,从新型病毒分离到有效药物的临床推广,要经过动物实验、一期、二期、三期临床实验四道流程。前两步验证药物安全性,后两步验证药效。整套流程验证下来,短则需要数月,长则数年,甚至数十年。

而2020年1月24日,浙江省疾控中心经连日不懈努力,终于成功分离到了新型冠状病毒毒株。

虽然1月29日,世界卫生组织对外宣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专门用于预防和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特定治疗方法正在研究中,并将通过临床实验进行测试。”

但当晚,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专家们,连夜开启双黄连口服液在细胞水平的抗病毒活性测试,并成功“验证”双黄连抗新型冠状病毒的疗效。

同样在29日,这一成果通过上海专家伦理委员会审核。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决定,于30日当天扩大治疗病人的数量。

次日,新华视点便迅速将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的成果公之于众,并爆发了全民抢购双黄连的热潮。

可戏剧化的一幕是,2月1日早上07:33,人民日报发声:“抑制并不等于预防和治疗。”并发出特别提醒,请勿自行服用双黄连口服液。随文,贴出1月29日,世界卫生组织的宣告,目前,并没有研制出有效药物。

换句通俗的话将,抑制的前提,你得先感染上啊!没感染,瞎喝什么双黄连口服液。

在短短几天内,戏剧化的剧情不禁让人咂舌。但之所以迅速提醒不能自行服用双黄连口服液,是因为其副作用。如果服用不当,轻则引发过敏性荨麻疹,重则引发过敏性休克。尤其是4岁以下儿童及孕妇更要慎重。

在这样“要命”的关头,专家“含糊”地说了疗效,却没有强调副作用。

而巧合的一幕是,在2003年非典期间,也是上海药物所率先证实双黄连口服液具有抗SARS冠状病毒作用。

此后十余年,上海药物所又相继证明双黄连口服液对流感病毒、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具有明显的抗病毒效应。

而此次,双黄连口服液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疗效,也是上海药物所与武汉病毒所联手的成果。并且,短短一夜之间,就把常规状况下数月乃至数年才能实现的结果提前完成了。

疫情爆发以来,钟南山院士不止一次奉劝,少走动,不要到人多的地方去。事实证明,隔离手段已经初见“疗效”。

全国各地抢购双黄连口服液,不仅影响了医药市场正常的供给关系,也增加了疫病感染的机率。

【2】

疫病发生后,药企们也开始积极作为。

1月22日,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向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捐赠价值1000万元、具有广谱抗病毒效果的连花清瘟胶囊,用于支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

自疫情发生以来,哈药集团三精制药春节期间提前复工,生产了130万支双黄连口服液和18万支清热解毒口服液供应市场。

大年初三(1月27日),河南太龙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也恢复生产,并向河南省慈善总会捐赠双黄连口服液等价值400余万元药品,用于疫情防治。

1月30日,在保障正常供应的同时,国内最大的双黄连生产企业福森药业,向湖北红十字基金会紧急捐赠了首批价值100万元物资。其中,就包括双黄连口服液、清热解毒口服液、小儿咳喘灵口服液等药物。

福森药业2018年在香港上市,是国内双黄连类感冒药的领先品牌,是最大的双黄连类感冒药制造商和第八大感冒类中成药制造商,市场份额分别为33.3%和2.9%。

“双黄连类感冒药”,则是“感冒类中成药市场”中的最大类别。福森药业的核心产品就是双黄连类感冒药,包括双黄连口服液和双黄连注射液。2015年、2016年、2017年,这两类产品合计销售额分别占总同期收益比例为79.6%、81.6%、77.4%。

双黄连类感冒药是福森药业的核心产品,其销售额占总收入的比重从没有下过70%。

福森集团的董事之曹长城是矿工起家,在淅川境内创业淘金。按官方说法,曹长城结束了淅川境内无黄金的历史。

从锁河边5个人、5把钢钎、5把铁锤办金矿算起,他用12年的时间为国家净赚回1万个毛堂金矿。

2000年11月,一纸调令把曹长城从南阳长城企业集团“一把手”的位置上,调到了濒临破产倒闭的淅川制药集团任董事长。

但上任第一天,曹长城就碰到了一颗硬“钉子”。当他来到淅川制药集团的大门口时,眼前出现了骇人的一幕:工人们在大门口排起“人墙”,说啥也不让这位新领导进厂。工人们的说法是:曹长城是采矿、冶炼方面的专家,但对于制药来说是一个门外汉,门内出身的人尚且带不好这个企业,门外汉行吗?

淅川制药集团就是福森的前身,当时该厂生产设备落后,资金严重缺乏,企业负债率高达400%,1000多名员工10个月未发工资,工厂处于半停产状态,资不抵债、濒临破产。

曹长城通过锐意改革让那些堵门的工友心服口服,企业不仅迅速扭亏为盈,还抓住股份制改革的契机,并实现了国有企业、股份制企业、外商合资企业的两次转型。

据福森药业2019年半年报显示,实控人曹长城及其儿子曹笃笃合计持有公司股份约6.14亿股,占公司股份约76.76%。

如今的曹长城,名下工业不只医药,还涉及房地产、通用航空、宾馆、农业开发等等。天眼查数据显示,曹长城名下有公司20多家。

而1月31日,福森股份收盘报价5.74港元/股,市值45.9亿港元。仅持有股票一项,曹氏父子的身价就超过了30亿。

文章来源:华商韬略
作者:王魏峰

TAG:
阅读: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观点财经-品读新商业-读懂新经济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添加微信
门户 Copyright © 2019 观点财经 版权所有 苏ICP备19018127号-1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