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旅业人陷售后回租陷阱,泰优汇涉套路贷关联上海梅龙镇集团

老佛/2020-03-12/ 分类:资讯/阅读:
新冠疫情在世界范围蔓延,全球经济无不遭受影响,抗疫期间,国内旅游业几乎全面停滞,中国旅游研究院日前发布《中国旅游经济蓝皮书No.12》指出:受疫情影响,高度市场化的旅游业是减收最大的行业之一。 随着中国旅行团纷纷取消订单,不仅国内,连同日本、欧 ...
新冠疫情在世界范围蔓延,全球经济无不遭受影响,抗疫期间,国内旅游业几乎全面停滞,中国旅游研究院日前发布《中国旅游经济蓝皮书No.12》指出:受疫情影响,高度市场化的旅游业是减收最大的行业之一。

随着中国旅行团纷纷取消订单,不仅国内,连同日本、欧洲等多国旅游业均遭重创。

面对被冰封的旅游市场,旅游从业人员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至暗时刻。据3月5日上海企业复工最新指南显示,旅行社、在线旅游等企业仍不宜复工。

然而疫情对于有抵押借款的李女士(应本人要求化名,相关素材、图片均已得到本人授权)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因为她不但没有了收入来源,还遭遇了泰优汇车抵押贷款的套路贷,高额利息加上无情催收,几乎浇灭了她的任何希望,深陷痛苦与无奈之中。

旅游业迎来至暗时刻,泰优惠仍威胁拖车

据李女士所述,经广告宣传,她先期通过业务员跟泰优汇签过2年的抵押协议,2年间按时还款从未逾期。

2019年8月28日协议到期,就继续做了续签,因为之前两年里,按期还款也没发生什么不愉快,所以在原来业务员的陪同协助下,到期当天进行了续签。



李女士提供的续签合同显示,甲方为上海泰优汇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借款金额72000元,砍头息2193元,实际放款69807元,分24期还款,每期4193元。


有过前期合作,李女士对泰优汇出于信任,并没细看合同内容,但没想到自此便步入了套路贷的深渊。

在19年下半年,出于意外情况,李女士家庭和工作都发生了些变故,所以发生了几次短期逾期1-2天的情况,比如24号还款的,延期到26日付,泰优汇便收取2天高额罚息,对应催收人员说这是公司的规定算法,要是不付罚息,即便偿还正常还款额也还是按未还贷计算,每天都有400多元的罚息,鉴于李女士家庭工作的变故,也不想跟他们争执理论,所以只能忍痛付了这笔高额罚息。

但李女士没想到的是,这次突来的疫情,不但让其失去稳定的收入来源,而且这笔泰优汇的借款也没有任何宽限期可言,更是变本加厉的对其压榨。

李女士反映说,“本来应该是1月24日进行还款,但疫情让我们旅游业一下子处于瘫痪状态,忙着退各种预定,应付客人的咨询退单要求,疫情发展到2月初很多国际航线停飞,那更是头痛,出国在外的回不来,要想办法帮他们转机回来,在国内旅游的人没办法返程,要找适合的第三国中转,忙的焦头烂额。

按说这2个月在经济上应该是旅游业一年里利润最高的季节,现在却变成了旅游业的灾难,我这个旅业人不但工作量一点没减少更差的是还步入0利润0收入的时节,正常生活都快抗不下去了。”

2月10日,泰优汇恢复上班,便开始进行催收。李女士把自己的实际情况告知了催收人员,希望在抗疫特殊时期这笔钱能缓一缓,延期到下个月还。但是催收人员一口驳回,并且直接告知罚金已经到了7344元。



第二天,催收再次跟李女士说,要是不付款,要么自己把车开过去,要么他们会派人上门拖车,还需要付4000元的上门拖车费。

因为自己平时不开车,车子一直放在李女士哥哥家,如果他们强行拖车,自己全家人就都知道了借款的事,李女士对此十分恐惧担心。

对于拖车,李女士觉得特别奇怪,明明是抵押贷款,他们凭什么拖车?而且疫情期间,国家倡导可以申请延期还款,为什么泰优汇一口否认不给延期?

带着疑问,李女士再次致电泰优汇申请延期。

催收人员回复让其写保证书,签名并按指纹,才提交去申请延期。李女士递交申请后,对方过了一天又反悔说不可以延期,并让她马上还款,否则结果就是上门拖车。
高额罚息,疫情期间不让延期,加上数次威胁上门拖车,李女士再不能忍耐,找到相关律师朋友进行咨询后,发现这笔贷款其中暗藏套路。

隐藏实情,抵押贷款被掉包成车辆售后回租合同

李女士第一次在泰优汇贷款时,是做的车抵押贷款,但第二次续签时,工作人员将合同在未告知本人的情况下,私自改成了车辆售后回租合同,其内容显示已不是借款,而是甲方出资72000元将李女士原本要抵押贷款的车买了下来。



而在售后回租合同里显示,泰优汇成了车辆拥有人的出租方,李女士成了承租方,在期满后,承租方要将车辆归还给出租方,也就是泰优汇,如果想重新拿回车,需要再付车辆回购款。


但现在李女士仍然是车辆真实拥有人,车产证并未更换,其车辆行驶证上的车辆所有人还是其本人。在与泰优汇风控人员沟通时,风控人员提示因车产证是李女士本人的名字,如果做退牌拍卖等方式还款,需要李女士本人或者做公证委托才可以办理。这些情况足以说明,李女士虽然签署了售后回租合同,但本人车辆还是本人名下,合同与实际情况有较大出入。


除了合同被掉包为售后回租合同存在合同欺诈的事实外,泰优汇还存在砍头息、暴力催收问题,同时李女士在两次借款中,对方均以孝敬领导,否则批不出额度为由,被索要了好处费。以下为李女士支付给贷款专员的好处费凭证,交易金额8600元,包含索要的2000元好处费。


在李女士了解情况后,致电泰优汇同他们讲了这次借款存在违法违规的事实,随后催收人员主动联系李女士减免了其罚息,只还了当期的4193元本息。

2月24日又到还款日,虽然疫情让这位旅业人的业绩全军覆没,但是李女士想着公司月底多少还能有点津贴,再加上信用卡都申请了延期还款,这次津贴可以先还了泰优汇的这笔钱,至于被骗签合同的事,到疫情过去再上门店当面去处理。

但没料想,因为处于疫情期,公司还未复工,只留有后勤值班,所以这月没有按期做津贴。因此李女士就想申请疫情期间延迟还款,但泰优汇的催收人员依旧拿拖车相威胁,不给延期处理。

至此,李女士在工作和催收之间的挣扎,终于让其忍无可忍,泰优汇不但存在隐瞒欺诈签署了本人不知情的贷款合同,还存在砍头息、好处费等不合理费用,以及非法暴力催收的行为。目前李女士正在朋友帮助下重新打起精神,搜集证据全力去处理这件事。

泰优汇拥有多家典当门店,关联上海梅龙镇集团

企查查显示,合同上的上海泰优汇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有4家股东,上海泰优汇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上海优典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伟浩有限公司、上海新族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法人吴兵,实控人为张静受益股份占比43.52%。



泰优汇融资租赁的第一大股东泰优汇实业持股29.75%,旗下控股5家公司,其中一家是上海泰优汇典当有限公司。


据李女士所述,她两次进行抵押贷款的门店就是这家典当公司。移步泰优汇融资租赁官网,可以看到,在上海有三家连锁门店。


在官网产品详情中,评估价格46万的奥迪A8L,可以借款54万元,20万的雷克萨斯可以借到40万元,超出车估值一倍。在泰优汇典当行官网中,也有类似宣传,泰优汇车抵押贷款最高金额可达车辆评估价的200%。对正常的风控来说,一般车抵押贷款是不可能超出评估价的,这明显存在不合常理之处,涉及虚假诱导性宣传。


据官网介绍,泰优汇融资租赁成立于2009年,总部位于上海,是上海泰优汇实业集团的成员企业, 由中国上海外经集团和上海梅龙镇集团创始组建而成。并与上海攸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有大数据风控方面的合作。

企查查显示,上海梅龙镇(集团)有限公司法人兼董事长王邦煜关联24家企业,其中在上海泰优汇典当有限公司和上海泰优汇融资租赁公司均任监视一职。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以上企业,王邦煜还任上海静安区企业联合会会长、上海梅龙镇广场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静安和信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在上海,梅龙镇是声誉在外的老字号,梅龙镇酒家、梅龙镇广场处于上海繁华的南京西路商圈,可谓家喻户晓,背景来历都不简单,王邦煜是实打实的一位大佬。

售后回租车辆所有权是关键,已有涉案公司被公安抓捕

在车辆抵押贷款中,车主通过抵押车辆进行贷款,出借方对汽车享有优先受偿权,抵押期间车辆所有权没有转移,车辆仍然归贷款人所有。

而在售后回租中,车辆所有权已经发生转移,租赁期间车辆归融资租赁公司所有。是一种出售人与承租人为同一人的融资租赁模式。融资租赁公司作为出租人,与承租人客户或企业签订融资租赁合同。

车辆抵押贷款和售后回租在车辆所有权上存在本质区别。

《合同法》中规定融资租赁合同的承租人通过出租人购买并将标的物出租,达到融资的目的。承租人向出租人借贷,并不是从出租人处取得租赁物所有权,而仅是标的物使用权。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的规定,融资租赁交易具有融资和融物的双重属性,如租赁物所有权未从出卖人处转移至出租人,应认定该类融资租赁合同系以融资租赁之名行借贷之实,不能构成有效的售后回租合同。在售后回租业务中,正规有效的售后回租合同,必须确保租赁物的所有权已经从承租人转移至出租人。

另外《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等,存在以上情形之一,所签署合同即视为无效合同。

2019年4月两高两部明确了“套路贷”的概念:“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诱使或迫使被害人签订“借贷”或变相“借贷”“抵押”“担保”等相关协议,并采用暴力、威胁以及其他手段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的相关违法犯罪活动的称谓。”

2019年公安部严打套路贷期间,售后回租乱象曾被警方认定为新型“套路贷”,并在山西已有案例。某融资租赁公司因售后回租产品,涉嫌违法犯罪,其产品端、销售端、资产管理端等公司高管及员工被公安机关刑拘,公司两亿元存款被查封。此案要点就是产品在宣传推广时,没有明确告知借款人是融资租赁售后回租业务,车辆所有权需要转让,导致以极低价格购买了贷款人的车辆,涉及虚假宣传构成诈骗罪,并在收车时存在威胁、敲诈等行为,涉及敲诈勒索罪。

据李女士所述情况可以看出,虽然和泰优汇签署了售后回租合同,但车辆拥有人还是本人,这说明其售后回租合同里所说的车辆拥有人及承租人的情况并不成立,是无效的售后回租合同,并且在签署合同时未进行提示更换了合同,涉及蓄意隐瞒的欺诈行为。而且泰优汇以强制拖车来威胁还款,并索取拖车费,额外收取砍头息和好处费等行为,涉及套路贷、暴力催收的行为,符合上述案情和法律条文提及的内容。

当下疫情期间,各行各业都存在自身的难处,但对于借款人来说,没有收入来源又背负债务,更是难上加难,不管是融资租赁公司还是其它信贷机构,除了要注意催收行为外,还要注意不合规宣传行为可能给自己带来的风险。

来源:财经老佛
作者:老佛

TAG:
阅读: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观点财经-品读新商业-读懂新经济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添加微信
门户 Copyright © 2019 观点财经 版权所有 苏ICP备19018127号-1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