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项目一拖再拖,SQM项目减值22亿,天齐锂业240亿贷款怎么还

A K/2020-03-25/ 分类:资讯/阅读:
同样是上游矿产企业,两起收购的情况已大不一样,误判形势埋下重大隐患。 来源|富凯财经 作者|A K 排版|十一 3月23日,锂电池板块继续回调走弱,截至收盘,天齐锂业、赣锋锂业、璞泰来、亿纬锂能等多股跌停。这其中,天齐锂业因为业绩巨亏、资金承压等原因备 ...

同样是上游矿产企业,两起收购的情况已大不一样,误判形势埋下重大隐患。

 

来源|富凯财经

作者|A   K

排版|十一

 

3月23日,锂电池板块继续回调走弱,截至收盘,天齐锂业、赣锋锂业、璞泰来、亿纬锂能等多股跌停。这其中,天齐锂业因为业绩巨亏、资金承压等原因备受市场关注,股价更是一路走低。

22日晚间,天齐锂业在回复监管问询函时的表述,进一步展示了公司当前的困境。

流动性承压,重要项目暂缓调试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10月,天齐锂业全资子公司TLK在澳大利亚开始建设“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谁氢氧化锂项目”(以下简称一期氢氧化锂项目),该项目投资总额为3.97亿澳元,预计于2018年10月竣工试生产。

这个被寄予厚望的重要项目实施起来并不顺利,投入不断增加,时间不断延长。2019年10月,天齐锂业宣布将一期氢氧化锂项目的投资总额由3.98亿澳元调整至7.7亿澳元(折合人民币约37.12亿元),预定可使用状态日期延长至2019年12月31日。

与此同时,天齐锂业表示,该项目已经从调试阶段过渡到运营阶段。2019年12月,天齐锂业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一期氢氧化锂项目已经与SKI、Ecopro、LG化学、Northvolt等客户签署了长单合同,预计自2020年1月开始进入产能爬坡状态,并配合下游厂商进行为期6-9月的验厂,预计2020年下半年实现订单销售、年底可望达产。

但年后的消息显示,该项目再度延期。2020年2月,天齐锂业披露一期氢氧化锂项目进展情况时称,经初步核查和反复论证,综合考虑到公司严重缺乏海外工程建设管理经验和专业人才团队,项目调试方案论证不充分以及新设备、新工艺技术需不断优化调整等多重因素,公司认为该项目虽历经一年的调试周期,至今仍没有达到全线规模化生产状态,导致公司预计的投资目标还未实现。

证监会四川监管局就相关问题下发问询函,要求天齐锂业说明一期氢氧化锂项目进展缓慢,投资超期、超预算等情况。

天齐锂业表示,2018年度为完成SQM股权购买新增并购贷款35亿美元,公司资产负债率和财务费用大幅上升。2019年第四季度以来,受主要产品价格下跌、业绩下降、资产负债率较高、财务费用大幅增加的影响,加之2020年初至今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公司流动性紧张的状况加剧,一期氢氧化锂项目暂缓调试。

同时,天齐锂业还表示,自公司出现资金紧张情形后,TLK不得不暂停聘请外部专业调试团队,其他调试资源也不能及时提供。

对于TLK面临的流动性风险,天齐锂业表示,鉴于公司有明确的融资计划并正在积极筹集资金帮助TLK解决流动性,在融资手段还未实现前,保持最低的支付能力且不再产生新的支付义务的情况下,TLK已进入“安全港”,即免于进入清算或托管的合法过渡手段。

押注海外失利,巨亏28亿元

近日,多家锂电池上市公司发布的业绩快报表示,2019年受锂电池材料价格下跌,相关公司业绩也大幅下滑。其中,赣锋锂业的业绩大幅下滑,营业收入52.82亿元,同比增长5.56%,净利润3.56亿元,同比下滑70.88%。

同为国内锂业龙头企业,天齐锂业的业绩与赣锋锂业相比更为惨淡。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天齐锂业实现营业收入48.36亿元,同比减少22.56%,主要原因是行业周期调整及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等不利因素影响下,锂精矿产品销售数量与锂化工产品销售价格下降,总体销售收入下降。

公司净利润亏损28.24亿元,同比减少228.36%。而天齐锂业的巨亏,除了上述产品价格下降外,主要是源于一笔海外收购。2018年第四季度,公司为购买SQM股权新增35亿美元并购贷款,财务费用大幅增加,2019年并购贷款产生利息费用合计约16.70亿元;同时,还对SQM计提减值准备约22.08亿元。

据富凯君了解,这不是天齐锂业第一次大手笔海外并购。2014年,天齐锂业完成收购了泰利森,后者是全球最大的锂辉石矿生产商,同时也是前者生产锂产品所需锂辉石的重要来源。

拥有了自己的矿产后,天齐锂业成本大幅下降,利润稳步上升。数据显示,2014年,天齐锂业产品综合毛利率由14.86%提升至32.23%,2015年提升至46.94%,2016年,在行业需求驱动进一步提升至71.25%,此后维持在70%左右。与此同时,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也双双实现上涨。

2018年5月,天齐锂业以40.66亿美元收购全球第二大锂矿供应商SQM公司23.77%股权。当时市场纷纷将之称为“蛇吞象”式收购。天齐锂业自筹资金7.26亿美元,向银团借款35亿美元,杠杆率高达5倍,还款期限均为2020年11月29日。

但锂业市场行情却急转而下,2019年以来,锂价格连续走低,退潮之下,天齐锂业举债收购的后遗症日趋明显。除了2019业绩受拖累巨亏以外,市场更担心的是天齐锂业的“债务危机”。

数据显示,天齐锂业资产负债率由2017年的40.39%,骤然升到2018年的73.26%,截止2019年三季度,已经达到75.23%,而赣锋锂业的资产负债率不过41%。2019年12月以来,穆迪将天齐锂业的公司家族评级由“Ba3”下调至“B1”,再由“B1”下调至“B2”,评级展望持续为负面。

当前,受疫情影响,汽车销售出现大幅度萎缩,新能源汽车也是如此。2月份,国内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销量为1.1万台,同比下降77.7%,环比下降70%。市场萎靡之际,天齐锂业资金压力或更为突显,引发投资者广泛担忧。

对此,天齐锂业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正在综合论证各类融资工具(包括但不限于股权融资、债务融资、出售资产、引进战略投资者等方式)的可行性并努力推进,积极拓展各类融资渠道。

免责声明

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TAG:
阅读: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观点财经-品读新商业-读懂新经济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添加微信
门户 Copyright © 2019 观点财经 版权所有 苏ICP备19018127号-1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