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银行再次停牌重组 2019年亏损11.25亿 不良贷款率6.52%

求实/2020-04-02/ 分类:资讯/阅读:
2019年锦州银行资产减值损失为210.53亿,与去年相比,减少了26.31亿。巨额资产减值损失导致净利润今年仍然亏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了11.25亿元,2018年为亏损45.93亿。 3月31日,锦州银行(0416.HK)发布了2019年报,年报显示,去年锦州银行营业 ...

2019年锦州银行资产减值损失为210.53亿,与去年相比,减少了26.31亿。巨额资产减值损失导致净利润今年仍然亏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了11.25亿元,2018年为亏损45.93亿。

3月31日,锦州银行(0416.HK)发布了2019年报,年报显示,去年锦州银行营业收入为232.45亿元,较2018年增长9.2%,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达11.25亿,而2018年,锦州银行亏损额高达45.93亿元。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19年末锦州银行不良率为6.52%,较2018年末提升1.53个百分点。

锦州银行当天的另一公告显示,由于尚待刊发有关该行进一步资产重组步骤的公告,应要求,该公司的H股和境外优先股自4月1日上午9时起暂停于香港联交所进行买卖。

资产减值损失为净亏损的“元凶” 不良贷款率6.52%

锦州银行主要收入仍然依靠利息,全年利息净收入为194.67亿,占全部收入的83.75%。手续费和佣金净收入2.44亿,同比下降了67.81%。

2019年锦州银行资产减值损失为210.53亿,与去年相比,减少了26.31亿。巨额资产减值损失导致净利润今年仍然亏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了11.25亿元,2018年为亏损45.93亿。而在2017年,锦州银行净利润还是89.77亿。

截至2019年末锦州银行不良率为6.52%,较2018年末提升1.53个百分点。

2019年锦州银行平均资产回报率为-0.13%,去年这一数据为-0.58%。该行的净利差由2018年度的1.93%上升至2019年的2.26%。

2019年业绩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末,锦州银行总资产为8363.07亿元,较2018年末小幅下降1.1%;总负债为7765.00亿元,较2018年末小幅下降1.1%,其中吸收存款为4064.83亿元,同比下降8.8%。

4月1日起停牌 将进行2.0版本的资产重组

由于将进行重大资产重组,该公司的H股和境外优先股从4月1日起暂停交易。

根据锦州银行此前的公告,该行于1月23日与北京成方汇达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方汇达”)及辽宁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辽宁金控”)订立认购协议,两家公司按每股1.95元以现金认购共计62亿股股份,占定向增发完成后该行经扩大已发行股本总额约44.34%。上述认购募集资金净额预计约为120.9亿元,拟用于补充锦州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

重组完成后,成方汇达将成为锦州银行第一大股东,辽宁金控将成为第二大股东。

两位新股东来头不小,成方汇达注册成立于2019年5月,由汇达资产托管全资拥有,而汇达资产托管则是由四大AMC之一的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信达”)持有90%股权,以及由中润经济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中国信达的全资附属公司)持有10%股份。

表面看成方汇达及其母公司汇达资产托管是中国信达旗下的公司,但其实根据之前公告,汇达资产托管及成方汇达均为中国人民银行所管理的企业,其全部经济利益及投票权均有中国人民银行持有及控制。

也就是说,汇达资产托管或成方汇达的最终实益拥有人是中国人民银行。

此次定向增发中,成方汇达认购52.7亿股,占定向增发完成后持有锦州银行经扩大已发行股本总额约37.69%,将成为锦州银行第一大股东。

另一位新股东辽宁金控则是2019年12月18日才注册成立,辽宁金控注册资本为200亿元人民币,由辽宁省财政厅全资拥有。

辽宁金控将认购9.3亿股,占定向增发发成后锦州银行经扩大已发行股本总额约6.65%,将成为锦州银行第二大股东。

此次定向增发以每股1.95元人民币作价。定向增发是锦州银行目前正在着手的重大资产重组进程中的重要一环。锦州银行此前透露,为改善资产质量及内部精细化资产管理水平,并进一步优化资产结构,锦州银行去年就着手制定重组计划。

从去年5月份,监管部门开始着手处置锦州银行风险至今,此次重组已经是锦州银行2.0版本的重组。

在2019年7月份,工商银行、中国信达、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长城资产”)出资60亿元战略入股锦州银行,并更换了董监高、改组了管理层。

工行入股后,4位在工行有资深工作经验的中层赴锦州银行任职,工行总行信贷与投资管理部原总经理魏学坤出任锦州银行董事长,工行辽宁分行原副行长郭文峰出任锦州银行行长,工行沈阳分行原副行长康军出任锦州银行副行长,工行马鞍山分行原副行长余军出任锦州银行首席财务官。

中国信达和中国长城资产则发挥其在不良资产领域的传统优势,帮助锦州银行处置风险资产。在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锦州银行及老股东自身承担一部分损失;地方政府对锦州银行也提供较大支持,抽调司法、金融等专业人员派驻锦州银行,帮助不良资产清收。

此次定向增发完成后,工银金融资产投资和信达投资有限公司股份均被稀释,持股比例分别由10.82%降至6.02%、6.49%降至3.61%。

锦州银行:成也张伟,败也张伟

2019年12月,掌控锦州银行多年并导致该行危机爆发的张伟去世。

1992年初,张伟出任锦州市凌云城市信用社主任,后为锦州市城市信用联社(锦州银行前身)副主任。1998年,张伟出任行长;2002年,张伟出任董事长,并兼任行长一职。

可以说是张伟一手打造了锦州银行的辉煌时刻。

张伟掌控锦州银行多年,在银行内部几乎一手遮天。在其员工看来,张伟在锦州银行有着说一不二的至高权力。

锦州银行股权高度分散,第一大股东的股权也不超过9%。除了锦州市财政局持有的股份,其余股东大部分为各类民企,而且张伟选择的这些民企多有资金饥渴症。张伟通过银行信贷控制这些民企,这些民企股东反过来又支持张伟,达到“互相服务”的目的。

近年来随着去杠杆进行,这些民企隐藏的问题纷纷暴露,包括宝塔石化、华泰汽车、东旭集团在内的锦州银行前十大民企股东接连“爆雷”,而锦州银行隐藏的问题随即暴露,张伟和锦州银行的神话也开始破灭。

2019年7月,张伟企图从北京出走美国,当时张伟乘坐的飞机已经在首都机场处于滑行准备起飞状态,张伟被锦州官员和机场工作人员拦截。张伟罹患胃癌多年,张伟被遣下飞机后就一直在北京治病。

由于锦州银行问题爆发,2018年年报多次难产。更换不到一年的审计师事务所安永主动提出辞任,安永在辞任函中表示,在进行锦州银行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综合财务报表审计期间,安永注意到有迹象显示银行向其机构客户发放的某些贷款实际用途与其信贷文件中所述的用途不一致。

一直到2019年8月,才公布了2018年年报,2018年锦州银行净损失45.38亿元,接近2017年赚得净利润的一半。平均总资产回报率也从1.44%降到0.58%,不良贷款率从1.04%猛增到4.99%。拨备覆盖率也从268.64%降到123.75%。

2019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锦州银行亏损8.68亿,不良贷款率增加到6.88%,拨备覆盖率降到105.7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只有5.14%,以及资本充足率为6.41%,资本充足率为7.47%。

声明: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科技金融在线

作者:求实
TAG:
阅读: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观点财经-品读新商业-读懂新经济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添加微信
门户 Copyright © 2019 观点财经 版权所有 苏ICP备19018127号-1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