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银行净利骤降8成 市值1天蒸发46亿 贷款集中度越监管红线

科金君/2020-04-02/ 分类:资讯/阅读:
日前,只因一纸业绩下滑的年报,便让港股上市的甘肃银行股价一日成仙,财报披露不到两天的时间,市值便已蒸发60亿人民币。 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利往!在先天逐利的资本市场则更加如此。 日前,只因一纸业绩下滑的年报,便让港股上市的甘肃银行股价一日成 ...

日前,只因一纸业绩下滑的年报,便让港股上市的甘肃银行股价“一日成仙”,财报披露不到两天的时间,市值便已蒸发60亿人民币。

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利往!在先天“逐利”的资本市场则更加如此。

日前,只因一纸业绩下滑的年报,便让港股上市的甘肃银行股价“一日成仙”,财报披露不到两天的时间,市值便已蒸发60亿人民币。

市值1日蒸发46亿

3月30日晚,甘肃银行披露2019年度财报,次日,股价应声从开盘1.3港元跌至1.15港元,跌幅11.5%。

然而,跌势并没就此止住,由此引发的恐慌在财报披露后第二天才真正暴露了出来。

当天正值愚人节,甘肃银行股价跟股民开的玩笑似乎有点大,股价一度跌破1港元,沦为“仙股”之列。

愚人节当天,不足两个小时的时间,甘肃银行股价从开盘1.15港元断崖式跌至0.65港元,最大跌幅接近44%,创下上市两年来历史新低,市值一天蒸发近46亿人民币。截至目前,甘肃银行总市值仅为67亿港元。

此番波动,除了让股民欲哭无泪,似乎也引起了港交所关注。

股价大跌当日,甘肃银行发布公告称,应港交所要求,经董事会查询发现,股价大幅波动是因为部分股东为了融资而质押的股份遭到强制抛售所致。

实际上,尽管公告中只是提及是股东抛售股份引起,但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与年报中披露的下滑业绩有关。

业绩到底经历了什么?竟让甘肃银行股价在年报披露不到两天时间大跌了50%?

净利润骤降近9成 盈利能力下降

事实上,作为西北地区银行第一股,甘肃银行自2018年上市以来,股价便一直跳水,目前67亿港元的市值,已较上市初的300亿港元大幅缩水近8成。

不仅资本之路坎坷,上市后的甘肃银行,业绩经营情况也并不理想。

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甘肃银行资产总额3350.45亿元,比上年末增长2%;全年实现营业收入72.33亿元,同比下降18.5%;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5.09亿元,同比骤降85.2%。

其中,作为衡量银行主业收入的重要指标,甘肃银行的净利息收入自上市前的2017年开始,已连续两年出现下降。2017-2019年,其净利息收入分别为74.85亿元、71.28亿元、52.88亿元,下降幅度逐年扩大。

与此同时,净利息收入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也从2018年的80.3%下降至2019年的73%。

从生息资产来看,主要生息资产平均收益率的下降是导致甘肃银行利息净收入减少的直接原因。

年报显示,甘肃银行主要生息资产包括客户贷款和投资证券等金融资产,占到总生息资产的84%。但是,这两大板块资产的平均收益率较上年末均出现下降。

其中,客户贷款的平均收益率从2018年的6.77%下降至6.32%;投资证券等金融资产的平均收益率从2018年的4.14%降至4.06%。

从主要盈利能力指标看,甘肃银行的盈利能力也在逐年下降。

截至2019年末,甘肃银行总资产收益率仅为0.15%,较上年末的1.15%同比降87%。同时,净资产收益率也从上年末的16.43%断崖式下滑至2.05%,同比降幅达88%。

对比2017年的数据,这两项衡量盈利能力的指标已是第二次出现下降,且下降幅度逐渐扩大。

与日前披露年报的同一资产规模的苏州银行(2019年末总资产3435亿元)相比,苏州银行2019年末的总资产收益率0.8%,是甘肃银行总资产收益率的5倍有余。

另外,作为反映盈利能力情况的另外两大重要指标,甘肃银行的净利差、净息差也已连续三年下滑。

2017-2019年,其净利差分别为2.74%、2.07%、1.74%,分别同比下降0.15个百分点、0.67个百分点、0.33个百分点;净息差分别为2.91%、2.37%、1.96%,分别同比下滑0.17个百分点、0.54个百分点、0.41个百分点。

不良率连续两年攀升 贷款集中度越监管红线

对于净利润的大幅下降,甘肃银行在年报中也作出了说明,称主要由于资产质量下滑,计提信用减值损失增加所致。

年报显示,甘肃银行2019年的资产减值损失从2018年的19.6亿元飙升至43亿元,同比增加近24亿元,增幅高达120%。

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大幅增加,意味着甘肃银行的资产质量在不断恶化。

从数据中发现,在43亿的资产减值损失中,针对客户贷款计提的损失高达36亿元,同比增加80%。甘肃银行在年报中表示,客户贷款计提损失的增加主要因为2019年新增不良贷款上升所致。

数据显示,甘肃银行2019年不良贷款率创下近五年新高,达到2.45%,高出去年四季度行业平均不良贷款率(1.86%)0.59个百分点。此外,部分银行借以调节甚至隐藏利润的拨备覆盖率指标,也创下近五年新低,仅为135.87%。

此外,在当下各家银行争夺发力零售业务的大趋势下,甘肃银行的零售业务规模也获得增长,其零售贷款从2018年末的280亿元增长至2019年末的343亿元,增幅达18%。

不过,随着零售贷款规模的增加,零售贷款的不良率也从1.73%飙升至4.01%。其中,个人经营贷款的不良率从2018年末的4.77%骤升至14.08%;个人消费贷款的不良率从2018年末的0.9%升至1.93%;住房按揭贷款的不良率从0.43%升到了1.12%。甘肃银行的资产质量正在全面恶化。

从贷款集中度方面看,甘肃银行的单一最大客户贷款集中比例已超10%的监管红线,为10.3%;前十大客户贷款集中度也高达46.2%,直逼监管指标50%。

在疫情冲击全球经济的情况下,作为中小银行,抗风险能力历来较差,如今甘肃银行股价断崖式闪崩,跌破1港元,未来面临的压力不言而喻。截至今日收盘,距离披露财报已过去三日,甘肃银行股价仅反弹至0.68港元,“仙股”之路似乎将漫漫无期......

声明: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科技金融在线

作者:科金君

TAG:
阅读: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观点财经-品读新商业-读懂新经济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添加微信
门户 Copyright © 2019 观点财经 版权所有 苏ICP备19018127号-1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