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王欣,复仇的时候到了

湾区经济评论 湾区1号/2020-05-31/ 分类:资讯/阅读:
审判王欣的时候,乐视的股价到达最高点,贾跃亭处在窒息梦想的幻境中。 王欣出来的时候,乐视十一个跌停,贾跃亭诉讼已经高台垒筑,但却无人审判。 不久前,1号技师跟一个在富士康上班的亲戚通了个电话,他说疫情影响,订单下滑,厂里裁员了,现在在手机上接 ...

审判王欣的时候,乐视的股价到达最高点,贾跃亭处在窒息梦想的幻境中。

王欣出来的时候,乐视十一个跌停,贾跃亭诉讼已经高台垒筑,但却无人审判。

不久前,1号技师跟一个在富士康上班的亲戚通了个电话,他说疫情影响,订单下滑,厂里裁员了,现在在手机上接散单,打零工。

1号技师问,手机上还能接单打工?

这位老乡回答,是的,一款叫做灵鸽的APP。

闻所未闻,检索了一下。

灵鸽是用来招临时工人的,临时求职,兼职的软件。推出几个月了,一直很少人用。但疫情之下,用工需求增多,所以这款APP很受厂哥厂妹的欢迎。

继续看了几个介绍,1号技师便发出了一声“卧槽”。

这款APP来自于深圳云歌,背后的实控人居然是—王欣。

对,就是他,快播的王欣。

非常出乎意料,王欣,曾经快播的王总,东山再起了?

1

深圳湾潮水涌动,黑云下压,沉闷的空气让人窒息。

说起王欣,那些尘封的江湖恩怨,憋在心里很久了。

几天前,贾跃亭个人破产成功,这位在美国的豪华别墅里,安享了4年美好生活之后,可以消除债务,重出江湖,再次绘画令人窒息的梦想。

大洋彼岸。曾经被贾跃亭欺骗的28万股民,在度过痛苦的日与夜,只能在绝望中,无助中妥协。

我有点不明白,问了一下乐视网的多年股东2号技师:“贾跃亭做了这么多坏事,为什么不用坐牢,还能继续逍遥?”

2号技师说:“上钟赚来的100万全仓都给了贾跃亭,现在血本无归,他何止要坐牢,他应该下18层地狱”!

贾跃亭能不能被审判还是个未知数。

但快播的王欣,正是被这位世纪骗子贾跃亭陷害,蹲了4年的班房。

王欣,快播的王欣,曾经冉冉升起的互联网明星。

2010年,王欣开发了快播视频播放软件系统。

短短1年,快播成了中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

正当王欣高歌猛进时候。他却不知道,快播成为了乐视和腾讯这一类互联网产业巨头的威胁。

2014年, 以贾跃亭为首的乐视和腾讯,对王欣和快播发起了围剿,理由是侵权和涉黄。

资本大鳄下手快准狠,很快,王欣被抓,一判就是3年6个月。

审判王欣的时候,乐视的股价逼近了最高点,市值接近千亿。快播还是个初创公司,王欣还是个单纯的产品经理。

王欣出来的时候,乐视十一个跌停,贾跃亭诉讼已经高台垒筑,但却逍遥海外,离监狱还有十万八千里。

还有那个帮凶腾讯。王欣进去的那几年里,他们已经让全国的青少年沉浸于游戏中不可自拔,但他们却说,这是“新文创”、“电竞”、是新兴文化产业。

王欣被贾跃亭陷害入狱,其实对互联网世界公平体系的一次侮辱。是资本霸权定义罪名的一次无耻胜利。更是对互联网草根创业者的一次无情打击。

但许多人却认为这是一场正义的诉讼,王欣在之后成了互联网领域的反面教材,甚至被人嘲笑是深圳最快的男人。

许多人已经相信被资本定义的价值观。

这是最可怕的。

2

王欣是在去济州岛海钓进行中转的香港机场里,被国际刑警抓住的,原因是上了红色通缉令。

一个互联网创业者,仅仅因为腾讯和乐视的举报,就上了国家的红色通缉令,这是让人难以想象的。

什么叫红色通缉令(红通):它是应特定国家中心局的申请,针对需要逮捕并引渡的在逃犯作出的一种通报。

来看看,能上红通的都有谁呢,随便说两个:

原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贪污逃亡美国。原河南高速发展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黄玉荣,受贿逃亡美国。

杀鸡用了牛刀,但真正的牛呢?

来看看贾跃亭具体都做了些荒唐的违法事。

首先是行贿。2010年,乐视网上市时候,当时还是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的李量,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礼金为乐视网的上市提供了帮助。

其次是欺诈、隐瞒投资者。2015年,刘姝威质疑乐视涉嫌违规隐瞒公司盈亏信息,在年报中没有按规定披露主营业务利润的构成情况,没有说明营业利润来源。

还有挪用上市公司资金,涉嫌洗钱。2015年,贾跃亭减持套现近57亿元资金,并承诺:“所得资金将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营运资金使用”,并免收利息。结果却是贾跃亭只提供了乐视网无息借款20.71亿元,仅为承诺的1/3。

但最终的结果却是,王欣坐了4年牢,那个违法将近10年的贾跃亭,却美国的别墅里喝着咖啡。

对于贾跃亭司法追责,也好像随着曾经热气腾腾的水蒸气一样,在透支了大众的耐心之后,开始慢慢消散。

郭德纲说,整天口口声声说看毛片低俗,怎么就恶趣味了的人,他们可能真的不看,但是他们来真的。

贾跃亭就是这么做的,做得更恶劣。但是却更隐秘,更让人难以追踪。

真是一个可笑的世界,强者的大错可以逃脱一切,弱者的小错必须要用牢狱之灾来偿还。

我们总是会觉得身处美好。

但当中信银行的客户经理,迫于大客户笑果文化的压力,将池子的个人隐私流水记录违规交出去。我们就会明白,资本的邪恶无处不在。

同样的,资本定了王欣有罪,更定了贾跃亭无罪。

王欣自称是王铁匠。 许多人的评价里,他是一个很纯粹的产品人,不喜欢结交政商人脉,朝着一个发力的方向,往死里锤的人。

朋友说,王欣连一分钱都没带走,就被抓了。

更为残忍的是,快播当时账上仅仅只有2.6亿元,而后来快播被深圳监管局处罚的金额,刚刚好也是2.6亿元。 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当时甚至有媒体质疑,为什么国家版权局才罚25万,深圳还要罚2.6亿。

庭审时候的王欣,他对着法官声嘶力竭地喊着:技术无罪,公司无罪,我无罪。

但让人难过的是,最终,他像被摁着头一样,在镜头面前认错,紧接着,被毫不留情地判了4年,赔了一大笔钱。

3

2013年,王欣写下这样的文字:“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请告诉别人我曾经纯真过”。

7年过去了,王欣做过阶下囚,被游街示众,但始终都没有成为流氓,还是那个天真的少年。

2018年,王欣出狱,除了一张李学凌、姚劲波、何小鹏的合影流传在网络,王欣一直沉默着。

王欣出生于湖南普通矿工家庭,只读到中专。起点比同乡的互联网创业者张小龙、唐岩、李一男、姚劲波要低得多。

来到深圳之后,他在深圳的城中村里度过了一段窘迫、沉默的时光。先后做过电视软件,盛大盒子,都全部失败,2007年创立了快播,又被陷害入狱了。

认识王欣的人都说,他出狱后,极少谈起过往,更不愿谈起乐视和腾讯对他的起诉。

直到不久之后,他拾起了他自认为最擅长的武器:产品。

他应该觉得,这才是男人之间的公平战斗,这是坦坦荡荡的复仇。

他对垄断的产品有着天然的挑战欲望。

他直言不讳地公开表达自己对互联网用户的思考:人与人之间的弱连接,是被严重低估的一种人脉,“人脉暗网”,它有更大的空间和自由让你表达。

所以为了挑战微信的垄断地位,他做了马桶MT,一款匿名社交软件。

他以为出狱后,世界会变得公平。

但公平,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很快,马桶MT就被腾讯封停。

马化腾的理由是:旗帜鲜明地反对负能量的匿名社交。 不久之后,腾讯的匿名社交产品,漂流瓶,重新复活。

这个时候,王欣在社交媒体里,愤怒地敲下:“不知道你怕什么?

这是一个坦荡者,对命运不公者的呐喊,对科技向善的耻笑。

平生重然诺,意气横高秋。

拔剑悲风吼,上马行报仇。

报仇向何处,堂堂九衢路。

突上秦王庭,直入韩相府。

之后,王欣不得不再换方向,直到做云歌。

王欣说,互联网从最早copy到过去三年的资本驱动,未来不可能总是这样子,会回归到用户价值和效率。

灵鸽是用来招临时工人的,推出几个月了,一直很少人用。

疫情来临,经济下行,就业压力增大,所以这款APP开始受到了灵活就业者的欢迎。

这一把,有点能成事的样子了,但这个苦男人,命中还有多少个贾跃亭和腾讯呢?

王欣1980年生,今年40岁。

他是一个靠着理想和情怀,努力思考世界变化,并为之给大家提供便利的中年人。

1号技师觉得,这才是一个中年男人该活成的样子。

王欣曾说,曾国藩是他最敬佩的“创业者”之一,勤奋有恒,公忠体国。

他也认为,人总是要死的。死的目的是一样的,过程还是一样,他要创业到死。

这个时代,其实已经没有王欣这样的创业者了。

那些年的互联网江湖的英雄人物,那些憋着一股劲挑战霸占的人,几乎都已经退隐江湖了。

周鸿祎把公司搬回了国内了上市,高管们在排队套现。

马云做起了老师,还时不时地晒出钓鱼岛照片。

雷军已经在硬件领域鏖战。

李彦宏,咱就不提了他。

我问2号技师,之前深圳的快播和迅雷都说要挑战腾讯,为什么现在都没有人说要挑战腾讯了。

2号技师大笑了一声:年轻人才说挑战腾讯,现在成年人都在买房啊,憨货!

4

公道自在人心。

上帝给王欣关上了一道门,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窗。

首先是家人。

他的妻子,在经济状况最差时,相濡以沫,靠存钱罐里的零钱买菜做饭。 在她入狱后,一直通过“王欣太太”的名义,处理各种债务,向用户们解释。

王欣也在狱中给太太写信,讲狱中的生活,关于他对产品思考的理念,这封夫妻家书,看完之后,着实让人感动。

“总有一种感应,你离得很近,原来你确实在北京”。

“开庭那天,远远的,没有看见你的脸”。

王欣喜欢读书,她就是陪读者。

比如王欣在微博里发:

“好多年了,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桩不是闲事。”

她的太太会在评论里第一个回复:仓央嘉措。

见过王欣太太的人都说,王欣太太身材不高,看起来弱不禁风,但内心却极为强大。在王欣入狱期间,她一句抱怨都没有说过。

有时候会觉得,王欣得到这样的太太,就是上帝派来,为他缺憾的人生补上了一道五彩斑斓的画卷。

对比起王欣夫妇,现在的互联网世界的夫妻,是在侮辱夫妻这两个字:李国庆的妻子抢走了当当网的股权,夫妻丑事袒露天下。蒋凡的妻子则微博发文状告,让蒋凡被阿里降级。

还有王欣的父亲,在他出狱后,也发来温情,有力量的鼓励信息:

最支持王欣的,当然是大量的快播用户和前员工们。

打开王欣的每一条微博,都会有用户评论:“王总,我们都欠快播一个会员”、“王总,我们支持你东山再起”。

快播要付赔偿款的时候,王欣决定通过破产程序,把之前欠合作伙伴的钱还上。

在当时,许多网友都说希望替快播众筹欠款。

跟留给投资者们一个个噩梦的贾跃亭比起来,王欣留给世人的回忆是美好的。

就在今年4月,已经破产的快播商标资产,却成了“香馍馍”。这批商标的评估价只有4.51万元。

然而,历经四百多次出价后,最终的成交价竟然高达950万元,一个商标的价值甚至超过一个创业公司的估值。

打开了知乎,打开微博,会发现,那些内心曾经的快播用户,为什么会感恩。

比如,知乎上的一个网友说:“入住大阪酒店,和大堂经理抛一句“check in”,想起来这句话还是在快播上看美剧学到的。那个人,他给了我交友中的谈资,寂寞中的发泄,为人中的一点底蕴。我一味索取,从未付出。他却未见回报,身陷囹圄。”

不仅是用户,前员工们的等待更加感人。

一位记者问快播前员工:“如果王欣真的要再做一个东西,你会再去吗?电话那头他的声音笃定,“我觉得不只是我,群里打听过的,都觉得要再在一起(做事)。”

快播的会计,在王欣入狱后找了很多新工作,都做得不顺心。他爸问她,你到底想做什么呀?她回答说:“这些工作都不好,我要等王欣回来。”

故事说到这里,转头看看2号技师时,他已经热泪盈眶:

“我把话放在这里,不论他干什么,哪怕是做卫生巾,做口红,我一个大老爷们也要买!要用!”

TAG:
阅读: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观点财经-品读新商业-读懂新经济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添加微信
门户 Copyright © 2019 观点财经 版权所有 苏ICP备19018127号-1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