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轻松IPO:有点不轻松

来源:节点财经/2020-07-11/ 分类:资讯/阅读:
文 / IPO频道 出品 / 节点财经 150亿的天花板,不规范的进入标准,较低的产业集中度,分散的市场这是中国按摩器行业的发展现状。乍听起来并非理想的掘金之地,但全国超过3000家的企业正试图从中分得一杯羹。 6月24日,国内便携式按摩器提供商倍轻松提交了招 ...

文 / IPO频道

出品 / 节点财经

150亿的天花板,不规范的进入标准,较低的产业集中度,分散的市场……这是中国按摩器行业的发展现状。乍听起来并非理想的掘金之地,但全国超过3000家的企业正试图从中分得一杯羹。

6月24日,国内便携式按摩器提供商倍轻松提交了招股说明书,计划募资4.97亿元登陆A股科创板。据节点财经了解,该公司曾于2016年7月挂牌新三板,后又于次年8月摘牌。

与荣泰、奥佳华专注于按摩椅等中大型器材的定位不同,倍轻松以便携按摩器作为行业切口,开创了头部、眼部、颈部等多个细分系列,并以“古法中医+现代科技”为卖点,在按摩小电器领域有着不小的话语权。

然而就目前来看,全球范围内的按摩器品牌厂商都在逐步淘汰小电器、中低端产品,更加专注于高性能、全功能按摩产品的研发与生产。在此背景下,靠便携按摩器尝到甜头的倍轻松正遭遇“便携”所带来的苦恼。

另一方面,随着网易严选、小米有品、京东京造等互联网巨头的强势加入,在资金、技术、人才、品牌等方面都不占优势的倍轻松似乎也变得倍加不轻松。

/ 01 /

市场变动

按摩小电器首当其冲

倍轻松成立于2000年,主要从事智能便携按摩器的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招股书显示,公司主营自主品牌有“breo”和“倍轻松”系列产品。

在倍轻松之前,国内按摩器材市场几乎被以按摩椅为代表性的大型仪器所占据,倍轻松以眼部按摩器产品为切入口,开启了便携按摩器这一细分领域。在此之后,公司陆续推出头盔式头部按摩器、智能颈部按摩器等产品,逐渐在行业内占据一席之地。

目前,倍轻松旗下产品分为头部、眼部、颈部、手部、MINI按摩器五大系列。公司结合传统的中医经络学按摩理念以及现代生物磁学理论,模仿人手按摩身体穴位,产品有着轻巧、便携的特点,定位于“商旅人士”这一目标人群。

图片来源:倍轻松官网

招股书显示,倍轻松销售渠道及收入来源主要通过直营店和经销模式铺设销售网络,而直营店往往在机场高铁等高势能门店,目前公司的销售网络覆盖70多个国家,在国内外各大机场、高铁和shoppingmall开设100+直营店。

随着线上购物的比例增加,倍轻松又先后入驻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据招股书,倍轻松2019年线上、线下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40.26%和54.03%(另5.71%为ODM 销售),二者日趋平衡。

2017-2019年,倍轻松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57亿元、5.08亿元、6.9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21亿元、0.45亿元、0.55亿元。可以看出,不管是营收还是净利润,公司在2019年均出现了增速下滑,尤其是净利率从2017、2018年的94.35%、115.95%下降到2019年的20.78%,呈现出明显放缓趋势。

数据来源:倍轻松招股说明书

种种迹象表明,在2017、2018年间获得飞速增长的倍轻松,已经开始进入疲软期。而这,与整个按摩器市场的需求走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6-2019年,国内上市公司按摩椅销售量持续扩大,从2016年的28.11万台上升到2019年的66.06万台;而按摩小电器则整体呈现下降趋势,从2016年的1811.45万台下降到2019年的1628.86万台。

从生产端来看,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按摩器具生产国,台湾、日本等地区的老牌按摩器具厂商向中国大陆转移,一方面,它们逐步淘汰了按摩小电器、中低端按摩椅等竞争力不强的产品;另一方面,则是专注于高性能全功能按摩椅等产品的研发与生产。

目前在国内按摩器领域中,“傲胜(OSIM)”、“荣泰”、“奥佳华(OGAWA)”的市场份额和品牌知名度方面占据领先地位,位于第一梯队。而倍轻松无论是收入规模、品牌影响力还是其技术实力,都与上述公司有一定的差距。

除了几家头部竞争对手之外,越来越多的中小型公司也不断涌入市场,截至2020年3月,我国在业的按摩器企业数量已经达到3375家,主要分布在山东、广东等省份,倍轻松主营便携按摩小电器,资金、技术门槛相对更低,可以说是首当其冲。

而更大的威胁在于,网易严选、小米有品、京东京造等互联网巨头也争相涌入,开始在旗下自营品牌店或购物平台推出按摩产品,它们同样以“小巧、便携、智能”等为卖点,通过ODM模式与大牌制造商直连展开深度合作,产品在质量、品牌、智能化方面更具有竞争力。

/ 02 /

财务状况趋弱

倍轻松有点不轻松

就整个按摩器产业大环境来看,倍轻松可谓“前有强敌后有追兵”,境地颇为尴尬;而就公司自身状况来看,高企的资产负债率、不断增长的应收账款、停滞不前的现金流,都预示着倍轻松的财务状况也遭遇窘境。

招股书显示,在2017、2018、2019年末,倍轻松的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3346.41 万元、4704.50万元和7656.97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98%、10.78%和12.29%,呈现出不断上升的势头。

数据来源:倍轻松招股说明书

另一方面,在2017-2019年间,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 9.66 次、11.24 次和 9.91 次,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 37.28 天、32.04 天和 36.32 天。不难看出,倍轻松2019年的周转率开始出现下滑,而这并不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为此,倍轻松在招股书中重点指出,“尽管公司已制定并执行了谨慎的销售政策和授信审批政策,但若未来客户财务状况恶化,公司将面临部分客户所欠的应收账款难以收回的风险。”

而事实上,伴随着应收账款的增多,倍轻松近年来的坏账损失也非常高。招股书显示,2018 年,倍轻松坏账损失为632.79万元,较2017年增加421.76万元,增幅高达199.86%;2019年,倍轻松根据新金融工具准则将坏账损失列报为“信用减值损失”科目,信用减值损失为255.42万元。

数据来源:倍轻松招股说明书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公司坏账损失为632.79万元,主要是由于公司应收客户Gentek Media,Inc 款项余额688.98万元预计无法收回,在当年度全额计提坏账准备。招股书显示,除了Gentek Media, Inc.,天津市科易电子、深圳市丽福科技两家应收企业的账款也基本上难以追回。

除了应收账款增加,高企的资产负债率也使得倍轻松感到不轻松。

在2017、2018、2019年,倍轻松合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1.08%、56.25%和56.39%,母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7.69%、65.58%和62.13%。尽管整体呈下降趋势,但报告期内,行业资产负债率平均值仅为34.34 %、44.92 %和47.50%,远低于倍轻松的负债水平。

数据来源:倍轻松招股说明书

招股书指出,公司负债以流动负债为主,主要由应付账款、短期借款、其他应付款等构成。

其中,应付账款账面价值报告期各期末分别为6116.83万元、8453.01万元和1.36亿元,较上年末分别增加2336.17万元和5163.03万元,增幅分别为38.19%和61.08%。

应付账款余额巨大且增幅明显,倍轻松的偿债压力剧增。招股书显示,在报告期各期末,可比上市公司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分别为2.54和2.05,而倍轻松对应的数据则仅为1.58和1.09。

现金流方面,报告期内倍轻松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971.38 万元、3809.40 万元和 3895.70 万元,近一年几乎没有增长;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772.45 万元、-1259.85万元和-2721.86 万元,连续三年为负值。可见,公司近年来在购置设备、扩大门店等方面加大了投资力度,资金需求变得空前巨大,现金流日趋紧张。

数据来源:倍轻松招股说明书

根据公司招股书中的“战略发展目标”,未来三年内,倍轻松计划在全国19个省市的机场、高铁站及高端商场新建248家直营门店。对此,节点财经(jiedian2018)曾向倍轻松询问其战略意图,倍轻松方面表示“因品牌战略的考虑,公司加大了线下体验店的投入,线下体验店不仅是零售终端,更重要的是起到了科技体验、品牌宣传等作用”。

总得来看,倍轻松目前融资渠道还非常单一,由于公司走的是轻资产路线,公司名下没有房产土地,银行借贷能力受限,因此公司不得不寄希望于登陆A股来谋求资本输血。

/ 03 /

多起项目搁置

研发实力遭质疑

本次IPO,倍轻松选择的是A股科创板。在招股书中,公司宣称自己为“技术驱动型的创新科技公司”,不过在众多科创板申报企业中,倍轻松的科技创新实力并不是很高。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866.14万元、2557.8万元、4065.67万元,三年研发费用合计8489.61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5.22%、5.04%、5.86%。

另一方面,2017年-2019年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1.29亿元、1.83亿元、2.87亿元,三年累计合计5.99亿元,7倍于研发支出。销售费用率分别为36.07%、36.01%、41.28%。

数据来源:倍轻松招股说明书

而招股书中提到,竞争对手奥佳华和石头科技2019年的销售费用率仅为19.73%和8.41%,远低于倍轻松的销售费用率。这不免让人产生质疑:倍轻松到底是一家科技公司还是一家营销公司?

关于这个问题,从倍轻松募集资金运用方向上可以窥探一些端倪。根据本次招股书,公司募投项目投入资金最多的为“营销网络建设项目”,投资总额达到2.79亿元,而用于“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的资金仅为8801.08万元,二者对比差距明显。

数据来源:倍轻松招股说明书

目前,倍轻松自主知识产权专利达到500余项,其中发明专利130余项;设计方面先后获得德国iF设计奖、日本优良设计奖、亚洲最具影响力设计奖等。但即便如此,倍轻松研发团队的技术实力仍被质疑,其中最受争议的就是其创始人马学军的学历问题。

招股书显示,公司核心技术人员分别为马学军、陈晴、王少华、杜斐四人,然而处于一号位马学军的“学历”一栏中显示仅为职高,为此不少投资人表示担忧其科研“水分”。

节点财经发现,在“公司主要研发费用支出项目”一栏中,公司近三年上马了超过50个研发项目,耗资将近1亿元人民币,然而绝大多数项目的状态显示为“未完成”。其中,在2017和2018两年间的36个项目中,仅有“迷你型头皮按摩器”“机械揉捏式眼部按摩器”等4项研发成功。对此,倍轻松方面回复节点财经称:公司项目未完成是由于“处于不同的研发周期”。

数据来源:倍轻松招股说明书

事实上,就在今年6月份,倍轻松子公司正念智能生产的“3D揉捏按摩披肩”就因产品质量不符合国家标准违反了《产品质量法》而被东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处罚,最终“3D揉捏按摩披肩”被勒令停止生产和销售,并处罚款89100元。

作为一家“科技创新型企业”,技术实力本该是其最后的底牌,但就目前来看,倍轻松似乎更愿意在营销方面下功夫,面对不断变化的按摩器材市场,公司要想保持其细分领域的行业地位及竞争力,还需要拿出足够的“科技诚意”。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TAG:
阅读: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观点财经-品读新商业-读懂新经济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添加微信
门户 Copyright © 2019 观点财经 版权所有 苏ICP备19018127号-1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