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商标纠纷困住的那些年 承德露露错过了什么?

小瀛/2021-01-28/ 分类:资讯/阅读:
究竟谁才是正宗?承德露露自觉受了委屈,在追求真相的这些年,业绩受挫、市场徘徊不前,和养元的差距越来越大已经,错失了太多。 作者丨曹伟 来源丨鳌头财经(theSankei) 无论是红遍大江南北的老品牌红牛、王老吉,还是快速崛起的网红品牌茶颜悦色、鲍师傅 ...

 

究竟谁才是“正宗”?承德露露自觉受了委屈,在追求真相的这些年,业绩受挫、市场徘徊不前,和养元的差距越来越大……已经,错失了太多。

作者丨曹伟 

来源丨鳌头财经(theSankei)

无论是红遍大江南北的老品牌红牛、王老吉,还是快速崛起的网红品牌茶颜悦色、鲍师傅,商标纠纷多年,企业两败俱伤,深远影响。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承德露露也深受其扰。近日,承德露露(000848.SZ)控股股东起诉汕头露露再遭法院驳回,南北露露之争又起波澜。

究竟谁才是“正宗”?承德露露自觉受了委屈,在追求真相的这些年,业绩受挫、市场徘徊不前,和养元的差距越来越大……已经,错失了太多。

商标纠纷多年

露露饮品,其实有 “南方露露”和“北方露露”之分。

公开资料显示,露露集团前身是热河省蛋品厂,于1950年成立,1997年更名为露露集团,当时为国有独资公司;承德露露前身是承德罐头食品厂,为露露集团的子公司。

而南北露露的历史最早追溯于1996年,当时露露集团为布局南方饮料市场,联合香港的飞达企业共同成立了汕头露露南方公司。

1997年露露集团将旗下杏仁露分厂、罐头食品分厂及露露南方公司等资产,打包至承德露露公司实现上市。

承德露露上市后,露露南方成为上市公司控股51%的子公司,剩余49%的股份由香港飞达持有。而“露露”商标则仍由露露集团拥有,承德露露可无偿使用。

2001年左右,由于露露南方长期亏损,对上市公司而言包袱较重,因此承德露露又将露露南方转让至露露集团旗下。

2003年左右,鲁冠球的万向投资入股承德露露,并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2006年,承德露露进行股权分置改革,露露集团退出上市公司,民企万向系公司上位成为承德露露实控人。

露露集团退出后,承德露露为保证经营,向露露集团收购了“露露”商标等无形资产的所有权。

2006年,承德露露以3.01亿的付资金受让了露露系列商标共127件;专利73项;各类域名共74个;企业及商品条形码205种。

当年,原露露集团承诺,等“露露”系列无形资产过户手续办完,集团会在6个月内申请变更企业名称。

2008年3月无形资产完成过户手续,但原露露集团一直没有申请且将“露露”商标授权出去。

2015年开始,投诉无果的承德露露就以商标侵权为由将汕头露露多次诉至法院,称公司早期授予汕头露露商标使用权备忘录等文件不符合法定程序。

2018年,汕头露露首次反诉承德露露。双方从河北打到汕头乃至广东省高院,案件辗转反复,其核心就是两份《备忘录》、《补充备忘录》的有效性。

围绕着这场诉讼大战,双方纠纷多年,涉案金额超过2亿元。

近日,承德露露发布公告,公司近日收到广东省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20)冀05民初123号。

针对万向三农集团有限公司(承德露露公司控股股东)诉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有限公司等的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一案,诉讼请求被驳回。

以河北承德露露股份有限公司被称作“北方露露”,和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有限公司则被称“南方露露”纠纷是否就此罢休?目前双方均未表态。

错过了什么

在双方纠纷的这些年,植物饮料市场早已变天,承德露露已经错过太多。

由于2020年签订合同当年,时任承德露露董事长的王宝林等人,私下与露露南方公司等单位秘密签订了与《无形资产转让协议》承诺事项相违背的《备忘录》《补充备忘录》,且各方对此事长期隐瞒,导致承德露露巨资购买的商标被露露南方公司侵权使用,造成公司目前商标不完整,市场不统一,全国化发展一再受阻。 

在植物饮料风口时期,承德露露难以在南方市场布局,错过了发展最好时机,让六个核桃抢了市场。

六年来,承德露露营收增速开始大幅放缓,甚至一度出现负增长,净利润增长亦陷入停滞。

根据承德露露最新一期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其营业收入同比减少22.11%,净利润同比减少17.26%。

承德露露对于此次诉讼被驳回表示,由于商标使用权的分割,限制了承德露露对复合纸软包装“露露”牌杏仁露的生产权,导致公司的合法权益遭受损害,给公司经营事项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但是暂无法准确估算对公司本期利润及期后利润的具体影响。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商标问题对承德露露影响是其掉队的重要原因之一,品牌单一难以抵抗行业整体增速放缓风险压力,是另一大原因。

这些年,承德露露除了这一个爆款产品,再无其他大单品。2015-2018年,露露杏仁露销量分别为33.36万吨、30.82万吨、24.16万吨、21.33万吨,连续四年下滑,期间露露并未能有其他业务及时挽救,导致营收利润跟着滑坡。

2019年销量有所回升,达到22.36万吨,但和养元的差距,已经逐步拉大。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2020年中国植物蛋白饮料行业竞争格局分析中指出,在产销方面,两者近年来均保持着较高的产销率,但是养元饮品更具稳定性,2015-2018年产销量均在98%以上;而承德露露在2016年仅为94.53%。

在规模上,养元饮品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迅速扩张全国市场,而承德露露市场主要集中在北方,因此养元饮品在销售规模上更具备优势。

2015-2019年,养元饮品的营业收入是承德露露的3倍左右,2018年养元饮品的营业收入更是达到了81.4亿元,是承德露露营业收入的3.84倍。

如今,我国饮品市场百花齐放,核桃乳饮品和杏仁乳饮品占饮品整体市场份额被越来越多的细分网红产品瓜分。错过了发展黄金时期的露露,想要进一步扩张核桃乳市场,其实非常难。

不过,作为北方畅销饮品,露露渠道地位非常稳固,核心竞争力依然稳固。未来如果能够打造更多创新产品,仍是值得期待。

结束语

从快消过往商标案例来看,无论是红遍大江南北的老品牌红牛、王老吉,还是快速崛起的网红品牌茶颜悦色、鲍师傅,商标纠纷多年,企业两败俱伤,深远影响。

承德露露业绩下滑的这些年,打官司的另一方汕头露露也并不如意。2018年8月,汕头露露曾对外表示,前几年年销售额在2-3亿元,现在仅有亿元左右。

这样的结果,值得行业引起深思,规避问题的良方究竟是什么?


TAG:
阅读: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观点财经-品读新商业-读懂新经济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添加微信
门户 Copyright © 2019 观点财经 版权所有 苏ICP备19018127号-1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